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高端财经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 正文

柳岩你不后悔吗?

时间:2021-01-22 11:52 来源:未知 作者:dd 阅读:

这次的采访时间经过几次调整,最终在一个深夜,艰难地插进了她密集的日程表。

结束采访后,她马不停蹄地回到节目录制当中,工作人员表示“差不多要录到凌晨”。

采访中,【最人物】向她提问:“事业上的成就给了你一些安全感,还有什么可以让你感到担心?”

“30岁之前,我就是一个拼命三郎的状态,愿意用健康换取一切工作机会。”

30岁之前,有很长一段时间,柳岩住在距离公司10分钟路程的出租房里,24小时开机,试镜的主持人如果不行,只要导播一通电话,无论何时,她洗把脸就能出现在节目现场。

2007年,27岁的柳岩自己挂号、自己签字,进手术室之前,她没有告知任何人。

躺在明晃晃的手术台上,她听到电刀切片刺啦啦在耳边作响:一颗、两颗、三颗……

她记得哥哥的第一份工作是在月饼厂做月饼。第一个月的工资是30块,他拿出其中的5块给妹妹做零花钱。

有一天,哥哥把自己亲手制作的几块月饼带回家,那是柳岩第一次吃到温热的月饼。

人间至味不过一块月饼,如果没有后来的那场变故,她或许会像父母、哥哥一样勤恳打工,努力生活,粗茶淡饭盐也是好时光。

采访中,当柳岩被问到“如果当初母亲没有生病,还会不会进入演艺圈”,思考良久后她回答:“我不知道。”

医生拿着片子为家属讲解,在场的家人有些迷茫,但彼时柳岩是一名护士,把专业知识套用在自己母亲身上的那一刻,像一盆冰水浇在她的头上——彻底清醒、彻底恐惧。

当时,柳岩的父亲在工地开车打零工,母亲一个月领350块的补贴。手术费要三万,大都是她借的。

多年之后,她感慨:“你现在把一万块钱放到我面前,让我去做什么事情,我会觉得你脑子有问题吧。但你把这一万块钱放到那会儿的我面前,让我去做什么事情,我可能真的就去了。”

在一档节目中,曾经要求在场的几个主持人要写下自己的愿望,柳岩写了三个字:我要红。

几年前,柳岩的父亲病逝,她最大的慰藉就是,靠着自己打拼,让父亲享受了最好的医疗条件。

为了红,她坦然地成为了一个“机会主义者”,而她所谓的“机会主义”就是不放过任何一个机会。

工作量最大的时候,一周7天,柳岩的手上攥着7个常规节目、在卫视平台有4个周末档节目。公司担心她忙不过来,提议找人分担,她哭着拒绝。

在腾讯视频《让生活好看》中柳岩提到,从二十多岁开始,自己的座右铭就是“顺着天意做事,逆着个性做人”。

她回忆,一次主持一个活动,本来签的是5场,结果第一场刚结束主办方就要求换人,因为对方认为,主持人的过度发挥拖长了整个活动的节奏。

在崩溃的边缘,她通宵看了第一场的节目录像,调整自己,乞求能够再获得一次机会。

主持人也好,艺人也好,一定要非常非常的爱惜自己的羽毛。一定要保证每一次出场你的业务能力是合格的。

否则,就算你主持了100场顺畅的活动,可是你弄砸了第101场,可能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出道十多年,柳岩的成就早已超越了养家范畴,但她发现自己已经停不下来,总是习惯性奔跑在路上,而生活让她被迫停下脚步。

但这一切都不是我自己争取到的,而且我的妹妹、我过世的母亲都没有享受过这一切,我却平白无故地享受了。

柳岩打电话向她倾诉。贾玲宽慰了她很多:“老人家其实还是孤独。等你爸爸来北京了,就跟我爸爸一块儿打牌呀、玩儿啊,他们有了伴儿了,就不会有这么多的想法了。”

她走进办公室,眼神从面前的几位医生脸上一一划过,每一位都在摇头,“到最后一位医生发话‘不要再折腾了,有时间带叔叔出去走走吧。’”

一切都是措手不及的。在此之前,柳岩刚给父母买了新房,两人刚举行完四十周年红宝石婚礼。

一天清晨,医生刚上班柳岩就冲过去,一门心思地描述前一夜父亲的情况,胃容量多少、尿液多少、吐了多少次……

等到她一股脑说完,才发现医生的神情有些尴尬:“柳岩,你可不可以别穿睡衣(家居服)说话?”

猛然间,她低头看了看自己,一身棉质家居服、素颜、眼罩挂在身上、头发披散着,完全不像一个女艺人。

尽管用了最好的治疗方案,但父亲还是不见起色。她每天守在病床边,给父亲擦澡、泡脚、剪指甲……

因为小侄女不经意间指着之前旅行中的全家福说:“那个时候,爷爷说什么好痛。”

最后的日子里,为了让父亲高兴,柳岩动用私人关系,请他喜爱的演员来看望他。

王刚和张凯丽都来过。王宝强是父亲最喜欢的演员,他来的时候,父亲已是弥留之际,全身插满管子,睡得越来越久。

父亲的墓地是柳岩选的,在机场旁边。父亲以前去北京看她,就住在首都机场附近,常会趴在窗前看飞机。

“父亲离开之后,我觉得自己的灵魂被抽空一半,脆弱了很多,变得柔软平和。”

从前,她总是烦恼家人之间的磕磕绊绊,但当几口人围坐在饭桌前,一切都不重要了。

父亲去世前不久,柳岩为父母举办了“红宝石”婚礼,纪念二老结婚四十周年。

临走之前,父亲拉着柳岩的手:“我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你没结婚,没人照顾你。”

入行的头十年,朋友回忆,那个时候柳岩只有工作,没有生活,“像她的名字,硬邦邦的”。

“柳岩”不是本名,小时候妈妈给她取名“杨柳”,她不喜欢弱不禁风的感觉,就去算命先生那里挑了一个“岩”字。

较年轻一些的男士表示,柳岩有些强势,这让她陷入深深地反思。谈及两位男士是完全不同类型的人,柳岩说,她并不在意择偶标准。

爱情对她来说已经变成了一个人生命题,并不拘泥于细枝末节的琐碎,更重要的是相伴到老的默契。

当被问到“如果60岁还是一个人怎么办”,她简单描摹了几句,最后还是说不希望有那一天。

柳岩说,如果有一天她找到那个人,一定会去告诉父亲,至于说什么,是父女两的秘密。

十多年前,柳岩第一次主持大型晚会,为了不被人发现她紧张到发抖的双腿,换语气的同时,也会不断调整腿的姿势。

父亲离开之后,柳岩坦言自己的生活改变了很多,她爱上了浮潜,正在学着看看路边风景。经历让她变得更加从容,但蓦然回首,她仍然认为,北漂的头5年,是截至目前人生中最好的阶段。

“那个时候,还没有尘埃落定,也看不到未来,可是奔波的每一天,都让我充满了希望。”

她更看重精神生活的富足,“生活中那些行色匆匆的人,在心中都曾寄放过一个英雄梦”。

不再背负物质的压力,现在的柳岩依旧没有足够的安全感,但这样的危机感,更多的来自于跟自己的较量。

2019年,电影《受益人》上映,柳岩获封第11届澳门国际电影节最佳女主角。

这个世界很大、很美好,我希望你多去看这个世界,然后再找到你最喜欢的那条路。

命运的起初柳岩是被动的,命运的后来她依然相信美好,像人世间的大多数人,被生活欺负过,也让生活好看。

(责任编辑:dd)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