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高端财经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 正文

时尚先生主编访谈:你离有品还差12位世界巨匠

时间:2021-01-23 12:58 来源:未知 作者:dd 阅读:

与世界级大师对话,《时尚先生Esquire》的9月重磅操作——巨匠与杰作专题,相当惹眼。全球范围,12位大师,4个月操作时间,这个团队如何完成?

《时尚先生》也不免俗地展示了自己的“武力”,然后,圈内外都惊艳了。在这个大规模的专访名单,世界最顶级的大师一字排开,迈克尔·桑德尔、奥尔罕·帕慕克包含艺术、文学、电影、音乐、建筑和社科领域,阵容空前。

传媒狐联系到了此次巨匠专题的总统筹和文字监制,时尚先生副主编杨潇,一起聊聊制作背后的故事。

杨潇:敞开心胸我觉得分层面吧。对我们来说大牛肯定要谈他专业的东西,谈他对世界和时代的理解,我们更多定位在公共人物访谈,而不只是人物访谈,他谈的话题是具有公共性的,如果只是人物访谈,那就要特别需要建立信任,但我们做的是公共性,所以更重要的是要能找到能和大师能在同一平台上对话的作者,作者有能力激发大师的兴趣和关照,双方能够谈得起来。除了专业,当然我们归根到底是一本大众杂志,也需要照顾大众,不过具体到这个巨匠专题,这里的大众可能是受过良好教育且对世界有好奇心的大众。

传媒狐:换个角度,你认为大牛们为什么要参加时尚杂志的专访?他们是抱什么心态受访?

杨潇:Esquire是一本生活方式打底的男性杂志,但又不只是生活方式打底的杂志,这本创立于1933年的杂志,从来不只是一本人们刻板印象中的“时尚杂志”。

举个例子,当盖特立斯(Gay Talese)还是纽约时报一个年轻的社会新闻记者时,每天在城中采访各种鸡毛蒜皮的小事,了解了这个城市的许多故事和八卦,后来正是Esquire给他提供了一个机会,把这些琐碎的故事连起来写成像模像样的长报道(参见《猎奇之旅》写纽约的部分),我们后来所谓的“细节密恐”写法,也是中国同行对盖特立斯几十年前作品的致敬。

事实上,Esquire是新新闻的发源地之一,非虚构长报道和对深度的追求本来就是Esquire的基因之一。作为Esquire的中文版,我们非常愿意,也努力地在凸显这一基因。除了9月刊的巨匠与杰作,我们之前的特稿《大兴安岭杀人事件》《天才落魄的暮年》等等,都是这努力的一部分。Esquire在全世界有很好的名声,我们作为Esquire China和这些国际大师联系时就少了很多自我解释的必要,他们都知道你是男性杂志,同时也是很有品味和志趣的杂志。

杨潇:首先我们肯定不要做成纯专业的东西,我的理解是,会有与学术擦肩的东西,会有学术领域的问题意识,但我们不是学术期刊,但对我们更重要的是真诚的、扎实的提问,以及在这个基础上经过转化的、适合大众媒体的专业级的提问。

哪怕如此,我们也不可能每期都做这样的内容,具体到这一期巨匠与杰作,还是刚刚说的,我想象中这个专题的读者,还是受过良好教育、对政治、经济、哲学、艺术,乃至对更广泛的世界存有好奇心和求知欲的人,而比较市民趣味的未必会关注。当然从一个杂志人的角度,我们自然希望我们的读者光谱越广越好,数量越大越好。但你也能看到,大师文章在微信上的阅读数不会特别高,虽然这些人真的挺顶级的。这也是意料之中的,可是它的美誉度和影响力是很好的。

其实挺难得中国媒体有这样一次大规模的采访,我们不但争取到了这12个大师,有了这个形式感,而且我特别自豪的是,这12篇文章几乎都有相当高的完成度。我特别尊敬的以前的一位领导在朋友圈说,是他过去一个遗憾是没能采访到伊凡·克里玛,结果时尚先生做到了。我想说的是,我们不但采访到了,而且和克里玛对谈了三个小时,你想想这些大师的年龄,就会觉得真有点时不我待。风物长宜放眼量,眼见的阅读数重要,但美誉度和影响力同样重要,更何况你想想未来,不论是其他媒体还是学术研究,需要参考这些大师的观点等等,在中文世界,我还挺有自信我们这些文稿会被反复援引。

传媒狐:这个专题制作的规模很大,你们花了多少时间去准备?如何为每个员工去分派对接工作?

杨潇:我们这次是从四月份开始操作的,主要是我们专题组来负责,所以我们先分了几个领域,包括文学、电影、设计、建筑和艺术等等,每个同事运用他的特长也好,咨询朋友也好,拉出一个尽可能长的名单。我记得当时拉了约150人的名单吧,最多的文学领域可能列了30人左右,接着开会讨论哪些人是最顶级的,应该优先联系,哪些人可以第二阶段再联系,大概四月底操作进入快车道,总共操作了四个月左右。

传媒狐:在备选阶段是如何选择这些大师,有特别限定在领域吗?还是基于某种个人魅力?

杨潇:他首先必须是该领域顶级、重要的人,同时要兼具大众知名度。比如文学领域,我们按照诺贝尔文学奖,也包括诺奖遗珠来列单子,在这个基础上再加上一些重要的作家。,举例来说,2006年的诺奖得主帕慕克( Orhan Pamuk)和2008年的诺奖得主勒克莱齐奥(Jean Marie Gustave Le Clézio),比较起来帕慕克一定是更好的人选,因为他的重要性不输,而同时大众知名度要高得多。

杨潇:因为我们要拍大片和视频,所以除非极个别的情况,我们必须要面访具体联系起来,每个领域都不一样,像文学领域的话,我们是通过在中国的出版机构来进行联系,电影领域就困难一些,我们运气不太好,在约访的四个月里,没能赶上一位电影大师的档期,所以这个领域约访特别困难。好在中间透过反复的非常有诚意的沟通,最终约下了大卫芬奇和山田洋次。后来我听到反馈说,山田洋次那边被打动一个原因是,我们深夜还总在发邮件总之就大家一刀一斧,一心一念地磕下来的。

杨潇:我们更强调的不是时尚男性,更多是“先生”和“教养”。Esquire在香港被翻译成“君子”,最早在大陆还被翻译成“老爷”,在我们的理解里,“先生”是讲究生活品质的,不管是穿衣戴帽,还是吃喝玩乐,又或是对精神生活的追求。这次巨匠与杰作专题我觉得就是个追求精神生活的一个比较极致的体现。对智识生活的追求和对世界与人性的好奇与探寻,都是先生之所以为先生的体现。

我心目中的先生,可以说好多,比如有足够生活趣味,对生活品质有要求,尊重女性,对世界有好奇心,有冒险精神,保持开放的态度等等。说回巨匠专题,这些大师都可以说是人类文明累积出来的硕果,所以不是简单的“时尚”一个词语可以涵盖的。无论是物质还是精神上,我们希望我们的杂志可以为读者提供一个理想的样子,也希望能从读者那里接受到更多的东西,一个互相启发、激发的状态。

杨潇:这其实是时尚先生Esquire第二次做巨匠与杰作专题,第一次是在2013年,当年Esquire美版创刊80周年,中文版做了巨匠与杰作特刊,当时也采访到了略萨、安藤忠雄等许多大师,也是聚焦国际文化领域。所以我们这次在很大程度上是延续了他们的理念和工作。

杨潇:九月是时尚杂志的“战争季”,当然少不了要搞人海战术,少不了要秀,不过大家可以比较一下各家时尚杂志,看看不同的秀的路径吧。我们选择的是12位大师,秀的是精神追求和精神生活。同时我必须要说的是,我们把12位顶级的大师请上了封面,这事儿挺了不起,但我们没有只停留在秀肌肉的层面,大家可以看看,我们的每一篇文章,每一组大片,完成度是非常非常好的,这就远远超越了“徒有其表”这个层面。所以这个事当然有秀肌肉成分,但同时我们是非常有诚意地在做事情。

(责任编辑:dd)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