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高端财经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 正文

如果没有久石让的音乐这部电影将是360度沉重

时间:2021-01-24 14:09 来源:未知 作者:dd 阅读:

有人站在偏纪录片的角度,把它当做上世纪四十年代香港的历史戏来看;而大部分人还是抱着看剧情片的心情走进电影院的,因此电影节奏的缓慢、情节的混乱颇为观众诟病。

《明月几时有》是一部主旋律电影,上映日期也非常巧合地挑选在了七一建党节。但是这部讲述抗日的电影,却由日本配乐大师久石让来操刀监制音乐。

这是许鞍华和久石让的第二次合作。2008年,两人合作的《姨妈的后现代生活》在第27届香港电影金像奖上获得了最佳电影原创音乐的奖项。谈到这次在《明月几时有》里的合作,许鞍华说:

“我特别欣赏久石让的首本戏,不是古典又不是现代,雅俗共赏,和这个戏很配合。就没想到要用大管弦乐队。和他谈的时候他很严谨的,我们把剧本翻译给他,最后谈的时候比我还熟,之后还看了粗剪,最后才决定和我们合作。”

《明月》是大格局小人物式的电影,其中几乎没有鲜明的反派人物(要不就是一出场就领便当,要不就是打酱油),最大的“反派”就是时代和地域的大背景条件。

40年代的香港风云变幻,战火纷飞,日本和英国势力相继登场。如果没有采用久石让为电影配乐,那么《明月》将会成为一部360度沉重的电影。因此许鞍华选择用音乐来为电影“加入一些轻松、节奏明快的元素”,是一个非常高明的选择。

《明月》的情节线条模糊,营救知识分子的主剧情半个小时就结束了,之后的剧情以方兰的转变为主线,李锦荣、刘黑仔为副线,并且牵扯出其他人物的各种次线,说是人物群像电影不为过。

为了突出剧情,电影中大部分是无配乐的场音。而点缀在其中的音乐,正像是水墨画中的白描一般,勾勒出了电影的骨节。

电影开头,方兰还没有加入革命行动,李锦荣没有去特高科潜伏,两人的感情在动荡不安的时代里显得格外纯粹。关于他们的配乐是简洁温暖的钢琴主题。

电影将近尾声时两人分别,这段音乐再次出现。这前后的呼应把两人的感情经历简洁利落地括在了音乐之中。

《明月》中最重要的一个剧情就是拯救知识分子的行动。电影进行30分钟后,在将近两分钟的弦乐里,何香凝、柳亚子、茅盾、邹韬奋等数百名知识分子走过香港大街、翻过山头,成功逃离了香港。弦乐戛然而止,大家唱起了《游击队歌》,大字幕出现,这部分的剧情就宣告结束了。

在这个收尾之前,方兰只是一名普通的小学老师,而在此之后,方兰加入了地下组织,人物形象开始发生了实质性的转变。

最激动人心的一段管弦乐出现在方兰连夜派发宣传单这段剧情里。乔装打扮,和女同伴深夜一间一间敲开小巷中的门,方兰从崇拜茅盾的小学老师成功转变为了地下革命组织的重要成员。

李锦荣给在宪兵队里潜伏的游击队员通风报信。扔完通风报信的纸团之后,潜伏的女队员伴随着克制、紧凑的弦乐开始了逃离。

方兰从李锦荣那儿得知母亲和阿四被扣押在宪兵队总部,在和李锦荣分别之后连夜与刘黑仔展开营救,此时的管弦乐更加急促。上文中潜伏女队员逃离宪兵队的音乐是小心翼翼、压低的,这段中的音乐则更加惊心动魄。

家境优渥,受过良好的教育,是一位精通日语和英语的名媛,因为父亲被押,她潜伏进日军宪兵队。她参与聚会、传递情报,配乐都是缱绻浪漫的充满时代感的爵士乐。她与李锦荣的感情似明似暗,把情报塞进李锦荣的西装口袋时,小号独奏伴随着昏暗的灯光和剪切得迷离的画面,这是她最后的美好时光。

《游击队歌》:1937年贺绿汀创作的《游击队歌》毫无疑问地成为了东江纵队队员的主题歌。这首著名的革命歌曲因其节奏活泼的旋律和朗朗上口的歌词而拥有极高的传唱度。在影片中多次出现。

《支那之夜》:在一次宪兵队的聚会中,一位日本军官要求弹钢琴者停止弹奏爵士钢琴,转而弹奏这首歌曲。《支那之夜》是1940年李香兰主演的电影《支那之夜》的主题曲。李香兰扮演一位在抗日战争中失去父母却爱上日本人的中国女子。“支那”是贱称,再加上中国人与日本人相恋的剧情,这部电影发行之后在华人之间引起一片哗然,反之在日本军队中则十分流行。

《明月几时有》以剧情为主,突出的是情节和对话,在大环境下表现出人物的个人命运。在一定程度上,久石让的配乐把《明月几时有》从沉重的历史剧情拉了出来,不喧宾夺主,恰到好处地在情节流转处加以渲染。

若你被剧情绕得糊涂,不妨把焦点转移一点到配乐,你会发现情节在配乐的提示下,会变得明朗很多。

(责任编辑:dd)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